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后唐大将符存审唯一一个被记录本姓的赐姓名将-【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59:50 阅读: 来源:液压油滤芯厂家

(862-924),原名存,字德祥,陈州宛丘(今河南淮阳)人,五代后唐 。因被李克用收为义子并赐国姓,史册又载为李存审,到后晋时其子符彦饶复归本姓。 历经百战,未尝败绩,曾经多次与后梁交战并击破朱温、驱逐北漠契丹,与周德威齐名。在欧阳修所撰的《新五代史》里,符存审是列传中唯一得以保留原本姓氏的人,其余获授国姓的众人皆被记载为李姓。

出身

符存审父亲符楚是陈州牙将(统率约5000兵马),虽然在他年幼时家道中落,但早年其家系也出过将相,例如唐初节度使符敦敏、琅玡郡王符令奇和辅国大将军、义阳郡王符璘。符存审少年时性格豪迈,重侠义精神;而且机智多谋,喜欢谈论兵法战事。至唐末中和年间,河南一带强盗四起,生逢乱世的符存审开始追随光州刺史李罕之上沙场。后来李罕之因为不敌蔡州皇帝秦宗权的军队而放弃光州投奔诸葛爽,符存审也跟着到河阳担当小校一职,屡战蔡寇有功。诸葛爽死后李罕之逃到怀州,部下不满其品性暴戾而纷纷四散,符存审此时再择晋王独眼龙李克用为君主,展开其南征北伐的将领生涯。

早年战绩

符存审自小在军旅长大,故在沙场上识机知变、行军法命严明如山,又喜欢用奇兵致胜,从来没有预判或战略失误,加上其品性敦厚低调、谨言慎行,因而侍遇日隆;在陪同李克用西征讨伐赫连铎时「冒刃死战,血流盈袖」,李克用亲自为他治疗伤势并日夕慰问。乾宁初年符存审出任先锋战李匡俦,一举攻下居庸关。翌年讨邠州时,邠之劲屯兵于龙泉寨,其位置四面悬崖且石壁险固,符存审击退王行瑜,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攻下龙泉寨,回师之后被授予「检校左仆射」。后以此职辅佐李嗣昭攻打汾州李瑭时,符存审把李瑭生擒,凭这个功劳升迁「左右厢步军都指挥使」。天祐三年(906年)出征潞州,与李嗣昭在上党降服丁会,又合兵卢龙节度使周德威在夹城消灭流贼,故受封忻州刺史及「蕃汉马步都指挥使」。天祐七年(910年),出任「蕃汉副总管」负责领兵镇守太原。

计破朱温

天祐九年(912年)梁太祖朱温率号称五十万的大军进攻镇州、定州,他命令部将杨师厚攻入枣强后血腥屠城,连老人妇孺也不放过;而自己则亲率贺德伦等人围攻蓨县(今河北景县)。正在附近赵州驻扎的符存审带部下史建瑭、李嗣肱(李克用从弟李克修之子)等800人去救。符存审深知双方兵力有别,在抵达信都后先夺取下博桥,阻止梁军继续北上;又派史建瑭、李嗣肱率600骑去捉拿替梁军牧马的人,俘获数百人后统统处刑,却特意让当中的十数人逃走。那些侥幸保命的人回寨后惊魂未定,纷纷叫嚷说晋军主力已经压阵,使到梁军士卒人心惶惶。翌日,符存审用经过乔装的600骑兵突击梁军大营,由于他们全部打着梁军旗号,朱温不虞有诈之下损失甚巨,至傍晚时份晋军直杀到对方副将贺德伦跟前,并放火烧毁梁军大寨后方才撤退。朱温见己方损折无数、阵势大乱,唯有当即拔寨后连夜遁逃,扶病返回洛阳后不久便被儿子所杀。

元城会战

天祐十二年(915年)夏天李克用已死,年少继位为晋王的李存勖(后唐庄宗)决定进攻河北魏博(天雄军)并派符存审出任前锋收服临清。八月,存审盘踞于魏县与仅仅相隔三十里的后梁军刘鄩争持,一日数战,互不相让。九月中,率师五千平定贝州的张源德;又与王建及合兵,用骑兵二千突袭敌阵侧翼,击退刘鄩的援军一万人。翌年三月,刘鄩军终于按捺不住全力犯境魏州,已经会合庄宗的符存审亦率大军截断其退路,迫使双方在元城旧址开战,梁军溃败,而符存审乘胜追击,趁势再收复了澶、卫、磁、洺州。直等到秋凉时节,邢州守将阎宝亦向符存审请降。庄宗以收服五州之功,授予符存审安国军节度使,兼任邢洺磁等州观察使。十月,戴思远得知符存审兵临沧州立刻闻风而逃,城将毛璋则开城投降。庄宗大喜,加授符存审检校太傅、横海节度使,兼领「魏博马步军都指挥使」。翌年再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之职。

棉里裹针,击退契丹

天祐十四年(917年),契丹三十万大军围困幽州(今北京)周德威,由于另一边厢正与梁军相持不下,庄宗非常苦恼该如何是好。想发兵救幽州,手上兵力不足,如果分兵太多则有危险;但如果不派援兵,又怕幽州全面失陷。他便问策于帐下诸将,当中只有符存审认为幽州不可不救,更自愿请缨说:「请借我五千骑兵就够了!」。庄宗见符存审自告奋勇,就让他与李嗣源、阎宝率军七万去救。而符存审亦不负所托,九月五日三人在易州合兵,九月十二日符存审先用鹿角阵大败契丹的骑兵前锋。入冬后两军主力开战,符存审采用「棉里裹针」之计杀破敌将安彦之,一举击溃契丹军;契丹主军受重创,残军仓皇向北山方向逃窜,余下辎重粮饷遍野。晋军又再追击,俘获敌军上万人,皆处刑,遂解幽州之围。

天祐十五年(918年)二月初参与进攻杨刘城。十月,晋军驻于麻家渡,符存审进谏庄宗。当时的庄宗年少气盛、勇于接战,经常受不住敌营叫嚣轻骑而出,符存审每次见到必定叩马进谏:「王上你身系光复唐室社稷的大任,应该为了天下苍生而爱惜自己的身躯。接受对方的举旗挑战,只不过是放任刀剑的一时之快,对于圣上你的品德无甚益处,还请交回微臣效劳。古人遇上盗贼时,尚且不会由上司和父亲去抵抗,而今我虽无将帅之才,但不敢不担君之忧」。庄宗听后通常也从善如流,及时回驾大营。

同年,庄宗与后梁军于胡柳陂(今河南濮城西)开战,战况异常激烈。辰巳时份另一员大将周德威战死,战况急转直下,庄宗的部队稍一失神停步,梁军就从四方八面涌出来。庄宗被敌军所包围,一度势危,此时符存审与三子符彦图出没在敌阵沐血奋战,直到翌晨才归去与主军会合重整阵势,并于午后开始逆转形势,至夕阳落后,符存审麾下的银枪部队才终于在土山下歼灭所有敌军。

天祐十六年(919年)春,接替周德威为「内外蕃汉马步总管」,于德胜口分别建筑南北两座城池而据,时人称之为「夹寨」。七月,后梁王瓒又从黎阳渡河窜扰澶州诱战,符存审拒守不出,王瓒退到杨村渡口控制上游,自此日夜交锋,对垒经年,大小凡百余战,未见败绩。至此,昔日一起追随李克用并与之齐名的周德威已死,使符存审在晋军中的地位更形重要。

缓师示弱、伺隙出奇

天祐十七年(920年)后梁大军进犯同州,符存审用缓师示弱、伺隙出奇之策,智解同州之围。

当时后梁的朱友谦以河中同州(今陕西大荔)为条件欲向庄宗投降,后梁朝廷得悉后用刘鄩引重兵进逼同州,朱友谦马上向庄宗求救,庄宗便托符存审与李嗣昭前赴救援。九月,符存审与李嗣昭取道河东进军往河中。河中一带本来兵少且弱,梁军由于过往多次征服该地而相当轻视之,亦料不到符存审用兵神速,已抵当地。符存审便特意在自己的营中挑选200名精锐骑兵夹杂当地部队出战,并先以河中部队采取佯败的诱敌战术;等梁兵出城追击一段距离后即以200名精骑反击,果然大胜而归及俘敌甚多,当梁军得知对手身份时皆大惊。不过当时河中一带长期称臣于后梁,其民众对支持梁军或晋军持两端态度,加上大军集结河中后的军粮消耗不菲,李嗣昭等众将都怕情况反复或帐下起乱,故提议速战速决。屯兵朝邑数日后,后梁军逼向晋军阵营。当时有懂星相观天之士说西南方隐现一股如斗鸡之状的黑气,当有战祸发生;符存审回应说:「我方正想与敌决一死战,而今甚至从气象中显示出来,岂不是如有天助吗!」。乘着士气大振,当晚立即审阅大军,并谨慎地挥军向前。后梁军接战后节节败退,损失二千余人,从此便天天守在堡垒中不出来。符存审见状即对身旁的嗣昭说:「我当初最担忧的是被刘鄩占据渭河地利。眼下他的副军已经大败,若然你尽封掉他的退路,刘鄩会恐惧我要一举歼灭他;有云困兽以穷恶袭人,不可不当作一回事。我们不妨刻意开一个缺口给他,等他撤退时再施以伏击这样比较可取」。于是命令部下李建及在沙苑中牧马,旨在令对方松懈,刘鄩、尹皓接报后暗暗窃喜,马上计画撤退。欧阳修《旧五代史》对此记载:「鄩以为晋军且懈,乃夜遁去」。其实符存审此时已经派遣追兵在渭河一带突袭刘鄩,使他落得近乎全军覆没,同州之围便因此烟消云散。由此战役可见符存审善于造势,以攻心为上,活用兵法,这道缓师示弱之计600多年后的清将多尔衮亦有倣傚,用于藏锐师于明军身后伏击闯王李自成。

镇守北疆

天祐十八年(921年),叛将张文礼谋杀节度使王镕,在镇州成德军(治今河北正定)割地自立,李嗣昭、李存进先后接战却相继阵亡。天祐十九年(922年)符存审率师进攻叛军于镇州城下,并以围城之策使镇州粮尽。九月,张文礼谋士李再丰暗中送款欲贿赂符存审,存审未置可否,却于当夜暗中登城,生擒张文礼之子张处瑾、张处球一干人等。镇州就此火速平定,捷报献上朝廷,符存审因功获封侍中。

天祐二十年(923年)正月,符存审还师魏州,庄宗亲自出城以宴乐迎接。未几,契丹又进犯燕蓟之地,庄宗心腹郭崇韬上奏:「后梁尚未平定,契丹就率先背叛我方,而捍卫北方的防御重任,环顾云云众将里非存审不可」,庄宗便遣中使召谕符存审出征。不过符存审此时因为作战经年而积劳成疾,抱恙在家,但还是上奏曰:「臣愿意前往效命,不敢托辞推诿,但老身痛症连连不绝,只恐未堪眼下此战之用」。符存审于是未有领军迎击此役,但仍奉旨兼任幽州卢龙节度使,担起守卫北面边疆之重任。

同光元年(923年)后唐终于消灭后梁并立国,迁都洛阳。朝廷升迁符存审为中书令及检校太师、开府仪同三司、赐食邑千户,封当朝忠烈扶天启运功臣。同时却招惹朝中一些文官诋毁,认为存审并未有助于收复中原全境。其时,符存审身上的箭伤旧患复发,加上自责身为大将却未能参与入梁战役而郁郁不欢,病况日下。只得要求入觐寻医,并请求大臣郭崇韬协助,但郭崇韬一向自负,而且不愤功绩和声望皆在存审之下,因而存审每有奏章要求面圣都被驳回。其妻子郭氏哭着痛斥郭崇韬说:「我的夫君一直以来为国家奔驰效命,与你又份属乡里旧识,现在你竟然忍心弃他到北方荒地送死,实在是何等的无情无义!」,崇韬听后顿感惭愧,马上又迁怒于符存审。符存审屡上奏章,全数不许他请朝京师。

同光二年(924年)春天,符存审病情加剧,便上奏恳求最后一次面见皇上庄宗,亦不许。存审伏在床枕上叹曰:「老夫我历事两位君主,至今已经四十年,有幸今天见证到天下复归李家,借此机会不管四方蛮夷都可以入朝觐见圣上;敌方亡国丧主之将,也无不拜倒在你的宫殿之前,但是独独我却被排除在外,岂不是命运弄人!」。郭崇韬思忖符存审既然命不久矣,此时也就不怕他争权,方肯奏请中央让他入觐面圣。同光二年四月,朝廷本来已经拟定要授符存审宣武节度使、蕃汉马步军总管,可惜诏告未至,存审五月十五日便卒于幽州官舍,时年六十三,及后下葬于太原。

符存审的遗言陈述不获圣上面觐,言词凄惋,庄宗闻讯后悔悼良久,废朝三日,又追赠尚书令,谥号同忠烈扶天启运功臣,天成年间配飨庄宗庙廷,追封秦王。符存审死后,其子嗣后裔三辈里再出了两位藩王、三位皇后及诸位将军,又多次与北宋赵氏宗室联姻,使符氏成为当朝显赫一时的名门豪族。

北京食管癌医院排名

肠癌免疫治疗费用

上海nk细胞免疫治疗

北京301nk免疫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