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他悲伤无人看在眼里为之怜惜-【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15:15:51 阅读: 来源:液压油滤芯厂家

我很难过。

这样的一句话当我说出口时你能否感受到它的分量。

我很爱你。

爱到这一秒我可以为你去死。只是在这一秒。

我只想这样生活。

我只有你,你也只有我,我只想这样。

——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对吗?

——是的,你不能没有我。

我缩在你为我筑造的象牙塔里,一度贪婪地享受着你赋予的温存,偏执的以为幸福是长长久久的。

我翻过来,又翻过去。

我只是想问,可以抱着我睡么?只是,在我未说出口之前他是不知道的。于是,找到了机会,我便对他说了。

“那个......”

“你可以......”

“过来......”

“抱着我睡......”

的确是如此,一句简单到只有11个字的句子被我分成4句话来说,我不擅长这类的请求,而那真的是我第一次请求他那么做。

他说:“求之不得。”

拿了枕头,将头调转过来与我睡在一起。

我的确是说要他抱着我睡,可是看他的姿态明明就是硬要我抱着他睡。但也没关系了,我需要有人在离我很近很近的地方,那样我就可以相信他是能听懂我说什么的人。

他说:“怎么了?”

我说:“难受,害怕。”

会不小心就这个样子吧,想到自己这段时间的挥霍以及在以后索要付出的代价,就很想逃避。

我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没有了。

偏偏还剩下未来,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填充它,所以它空虚的令我难过,害怕。

尤其到了深夜,感觉特别浓厚时我想要有人拥抱我,很紧很紧的,似要把那些令我不安的情愫全部从我的身体里挤出来。

我的身边,仅仅只有他,只剩下他。

他把头赖在我的胸口,问现在还怕么?我回答他说好些了,却没有去看他一眼。我不知道如何这般近距离地与他面对面。

只能,索取最浅薄的安慰,还能怎么样。

不知谁会先开口,有时候是他在说,我回答。当发现我只是“嗯”“哦”时,他会抬起头来看着我的下巴,对我说:“说话,我想感受你心脏起伏的声音。”

我看着天花板,看到我和他,在一起,抱在一起,那么亲密。

很难受。

在昏昏沉沉想要入睡时,不被察觉的将他放在胸口的头移开,侧过身闭上眼。

迷迷糊糊听到他问:“不要抱着睡了?”

我没力气回答他。

做了许多的梦。混乱的,肮脏的,充足的,清晰的却又模糊的。

在梦里,残留在了印象里。

起床时发现,外面下雨了,于是一个人塞着耳机去了阳台。

它在唱,只爱陌生人。

我能做的,只是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看它打雷,闪电。

你有发现么?

没被乌云遮蔽的那团白云是一个人,它有着人一样的面孔。是乌云让它的脸变扭曲了,因它被乌云捂住了鼻子和嘴巴,它正在窒息中死去。

我能做什么,我只能看着白云那张人一样的脸被乌云一点点侵蚀,一点点占有,一点点遮蔽,然后杀死。

暗无天光。

这些都是我看到的,我记了下来。

我曾把我写的字给他看,可他总是不能把时间借我。

后来,我连写也不会了。

他说:你终会明白你有多天真。

我还记得有一次下雨,我和他站在屋檐下避雨,雨很大,他靠墙而立,我则被他拥在怀里,可是还是会有雨水溅到衣服上来。

我问他:“下雨的时候,你能保护好你的女朋友不让她淋雨么?”

他说:“不能,你可以证明。”

我轻笑:“毕竟,我不是你女朋友,没必要保护我。”

伸出手慢慢推开他,转身向大雨中走去,凉凉的,他始终没有跟上来。只是当他到家后,依旧被淋的很湿。

准备去冲澡时,他低着头,对缩在床脚看书的我说:“那就做我女朋友。”

那个时候,他还不明白,我不能为谁安定下来,否则,会死。

将近6月了。

在卫生间洗衣服,或许会把自己一起洗了。

我用凉水冲澡,洗衣服前冲一次,洗完衣服又冲了一次。第一次会不适的颤抖,想要大叫,第二次便习惯了,甚至有些留恋那份凉意。

想让自己习惯赤裸着身体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走来走去,但实际上我还不习惯赤裸。尽管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还是用被子将自己盖住。

我还不习惯看自己赤裸的样子。

有这种想法时我觉得自己可笑,当真的这么做时我觉得自己彻底疯狂了。

在过去的某个日子里,我看到网络上的她写道她站在镜子前欣赏自己的裸体时,我还觉得她近乎病态的举动很令我疼惜。在那时,我是万万没有想到现在的我几乎与那时的她无异。

我终于相信她的那句话了。

我终会变成她。

他没更多时间陪我,出去时,留下我。因他知道我是饿死也不肯出去的,回来时总会带上吃的。无论我是缩在墙角,还是躲在床的一角,他总会将食物摆到我面前,然后坐下。看着我吃,也陪我一起吃。

他从来不问我在家里都做了什么,他不想我做什么。

他说:“只要我回来,看得到你。”

我便没再离开。

可这一切,也只是巧合。

去拥抱一个人,对我来说都很难。

——我想从女生脱变成女人了。

不会喊疼,即使流血。

我需要救赎,我很不安。

天亮以后,所有在黑暗中肆意的肮脏将会在日光下消逝殆尽。我所经历的很像一场梦,因为很短暂,但在脑海里留下了模糊的印象。有时候连自己也分不清楚那是梦还是现实。

我已经混乱的没了感觉。这便是我的生。

我对他说:“尽管我们曾说的再好,现在也已经变了。”

是他变了?是我变了?还是时间地点变了?

这是一种伤害,抱歉你还不明白。

我说过,我不能为谁安定下来,否则,会死。

他亦不行,这便意味着他对我并不特殊,他就是他。

我不知道这是我的没良心,还是他的悲哀。

我很疲乏。我睡不着。黑暗让人窒息。到处充斥着动荡,除了文字,我不知道我还能依赖谁。

他出去了。

在那之前他说:“我永远无法得到你,永远......是么?”

就如那首歌:爱着你,像心跳能触摸,画着你,画不出你的骨骼......

——即使拥抱得到,可你骨子里,从未有过爱我。

他第一次背对着我,然后狠狠地摔门。

——那只狐,是有情的。而我是人,却不及她万分之一。

对不起,这爱已空。

她,怕一个人。

一个人,她便没了安全感。

广告营销服务

长治

乳制品

工字钢

深圳顺耀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英德英石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