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解放军首次组织同型三代机比武 上百飞行员参加明日

发布时间:2020-01-14 19:52:52 阅读: 来源:液压油滤芯厂家

解放军首次组织同型三代机比武 上百飞行员参加

金头盔

蒋佳冀

“金头盔”,流金溢彩。与真实的战斗机飞行员头盔一比一比例,只因原本的洁白镀上了光芒四射的金色,故冠名“金头盔”。

为检验新战机的战斗力水平,去年底,空军首次组织三代战机同型机空战比武,全空军新战机部队均参加。从层层比武中拼杀出来的100余名尖子飞行员决战蓝天,争夺象征中国空军新战机飞行员职业最高荣誉的“金头盔”。

大战之后,有10人被空军评为对抗空战优秀飞行员,荣获空军首次颁发的“金头盔”奖。成都军区空军(以下简称成空)航空兵某团飞行大队长、一级飞行员、空军少校蒋佳冀是其中之一。1981年6月出生的他是10位夺得“金头盔”的新战机飞行员中最年轻的一位。

蒋佳冀—JJJ—歼击机

1999年6月,18岁的蒋佳冀从成都市第五中学参加招飞时,第二次高考模拟考试成绩位列年级前8的他正在考虑,报考西南交通大学呢还是报考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呢?学什么专业好呢?

听说空军和民航同时在招飞,“视力特别好”的他好奇地“去试试”,没想到两边都通过了,还在四川省100余名通过招飞的应届高中生中,获得心理品质测评最高分。民航率先把他纳入了招收名单。

随后的一天,当物理老师的母亲和他一起填高考志愿,在用智能拼音输入法打他的名字时,偶然发现“蒋佳冀”和“歼击机”的拼写竟完全一致:蒋佳冀——JJJ——歼击机。

“儿子,报空军!”儿子降生18年后才发现的“惊天契合”,让母亲坚信高大帅气的独生儿子“就是为当空军歼击机飞行员而生的”。“我也想开战斗机。”1999年8月,开朗阳光的蒋佳冀满怀向往,踌躇满志地步入空军某飞行学院。

然而,刚进预校时,蒋佳冀的1500米体能考试距优秀标准相差两分钟。为攻克这个难关,好强的他每次训练都认真对待,从不以任何理由偷懒。日积月累,他从队伍的后面慢慢超前,开始领跑了。毕业考核时,他这项成绩比优秀标准还少了30秒。

枯燥深奥的航空理论首先就需要背记,而这又是他的弱项。攻克弱项的唯一方法就是“付出更多”。别人休息时他还在背,反复强化,多琢磨,深研究,“每天晚上睡觉前都在脑子里过电影”,白天学了什么,第二天准备做什么“都过一遍”。

飞天路艰苦崎岖,随时面临淘汰。但爱琢磨的蒋佳冀却在同批战友中,所有科目、改装所有机种均第一个放单飞。表面上看他似乎没费多大劲,其实,他的诀窍就是多琢磨,不懂就问。开始新科目前,他没弄明白就不停地想、不停地问,“直到飞得满意才放过去”。这个习惯他一直延续至今。

“因为爱它,就想让它成为你的。”飞行,对“充满霸气”的蒋佳冀来说,就像恋爱,充满了激情。

凭着这份“爱的激情和善琢磨的好习惯”,蒋佳冀在同批学员中脱颖而出。

他告诉笔者这样一件趣事:在航校有个姓曲的飞行技术检查主任,对学员要求极其严格,很多学员在他手下惨遭淘汰,人送外号“曲一刀”。蒋佳冀放单飞的第二个起落恰恰安排跟“曲一刀”飞,“从来不怕跟领导和教员飞”的他,按照精心准备飞下来,“曲一刀”竟情不自禁地大声夸奖:“飞行天才!好!没问题!”

“我是在表扬中成长到现在的。”蒋佳冀自信地笑了,“其实,就是问得多,想得多,让自己少走了很多弯路。”

放弃轻松,改飞新型战机

2004年7月,他顶住教员“留在飞行学院当教员”的劝说,分到成空航空兵某团,圆了母亲和自己的“歼击机”梦,还在同批战友中第一个成长为能飞长机的飞行员,并当了中队长。那时他“感觉不错”。

然而,在一次执行空中对抗任务时,他驾驶的二代战机刚进入待战空域,就被三代战机锁定,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摆脱。

那一刻,“当新型战机飞行员”的梦想就始终纠缠着蒋佳冀。

2006年底,25岁的他放弃提升飞行副大队长的机遇,从新飞行员做起,参加新型战机改装。蒋佳冀坦言,严格按数据飞行是很累的事,但他每次飞行都尽最大努力,明确每个科目的意义,珍惜每个飞行架次,飞行中的每个环节都精心准备,飞行中的每个动作“都不含糊”,飞行结束后,对每个飞参数据、每个视频都细细研究,“使自己飞一次进一步”。

“贵在坚持,难在坚持,成在坚持”,这是蒋佳冀的座右铭。“每一个量变都积累着,才有以后的质变。”他说。2009年9月,在同批战友中,他第一个完成新型战机改装任务,并作为唯一刚改装新型战机的飞行员,全程参加空军体系对抗(指空军多兵机种联合对抗——作者注),“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体系对抗,什么是战术战法。”

2010年隆冬,蒋佳冀所在团首次新型战机某型中距弹实弹打靶。蒋佳冀被确定为首号“空中杀手”:担负首枚单机发射任务,同时为打第二枚的教练机做备份。如教练机未打中,紧急升空再次射击。

“靶机在空中只能飞15分钟。我很清楚这紧急意味着什么。”打靶前,他精心研究导弹性能和武器使用细节,反复演练操作动作,把距离精确到公里,把时间具体到秒。

那天,碧空如洗。蒋佳冀驾战鹰闪电般刺向湛蓝的天际,按预先准备,迅速锁定目标,按动发射按钮,导弹喷着火舌逼近,靶机瞬间凌空开花。

“××号机武器系统故障,备份机紧急升空!”凯旋的他,正仰望碧空欣赏教练机射出第二枚导弹呢,耳机里却传来塔台指挥员让他马上再次升空的命令。

此时,靶机在空中逗留时间已不足10分钟。刻不容缓!他冲上战机,一飞冲天,驾战机跃升到6000米高空,搜寻,截获,发射。靶机在空中再次开花。

就是这一手,成为他和空军众多顶尖空战能手争夺“金头盔”时的“必杀技”。

[1][2][3]

成都庆典公司

成都庆典

企业周年庆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