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已灭绝的巨型陆龟能否死而复生-【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9:50:08 阅读: 来源:液压油滤芯厂家

已灭绝的巨型陆龟能否死而复生?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科学家穿越布满火山岩浆的山岭,试图复活孤独乔治的所属物种及另一种灭绝的巨型陆龟。以下是他们如何计划复活巨型陆龟的具体行动。

孤独乔治是其物种的一位幸存者,2012年死于加拉帕戈斯群岛。如今,科学家和公园管理员们希望通过繁育携带一些相同遗传物质的杂种陆龟来复活平塔岛陆龟。

加拉帕戈斯群岛,沃尔夫火山一架悬挂着20多米长绳索的直升机从浓雾中出现,飞向一艘停泊的船后,便轻轻地放下了装载的货物。一只百年巨型陆龟笨拙的从一团绿网中爬出,从龟壳中伸出了其芥末黄色的脖子。

绳索下的这只雄性巨型陆龟捕获于布满火山岩浆的沃尔夫火山,承载着复活一个自19世纪50年代起就已灭绝的物种的希望。这只杂种巨型陆龟名为H-2,拥有与曾经是弗雷阿纳岛上一种特有巨型陆龟大量相同的基因。

H-2重达170多公斤,是上个月在一次耗费50万美元的考察活动中捕获的32只巨型陆龟的其中之一,对复活两种已灭绝物种平塔岛陆龟和弗雷阿纳岛陆龟有重要作用。地球上一只百岁平塔岛陆龟是广为人们喜爱的孤独乔治,它于2012年死亡,当时全世界各地将其作为全球物种灭绝的象征举行了哀悼。

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的管理员Secundino Masaquizo肩扛着一只从沃尔夫火山捕获的巨型陆龟。一艘等待的船只会把这些巨型陆龟送到公园进行基因检测,这将有助于科学家启动一个复活已灭绝陆龟的繁育计划。

在11月末的10余天里,一批科学家和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的管理员在崎岖的沃尔夫火山上展开了搜索,他们至少找到两只祖先像孤独乔治的平塔岛陆龟。如今,科学家将其放在公园总部饲养,希望通过它们繁育出杂种巨型陆龟,使其遗传物质与曾经活跃于平塔岛上的巨型陆龟相匹配。

科学家们对加拉帕戈斯群岛上巨型陆龟的未来充满信心。作为群岛大多数岛屿上的标志性物种,这些爬行动物塑造了岛上的生物景观,为别处没有的独特动植物带来了诸多益处。当地传说表明加拉帕戈斯群岛名字的就来源于巨型陆龟:galpago是一个古老的西班牙语词汇,意为马鞍,描述的是陆龟壳的形状。

这次考察是全世界迄今为止最雄心勃勃的一次物种恢复工作,增强了复原两种已灭绝巨型陆龟的可能性,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土著、加拉帕戈斯群岛保护组织巨型陆龟恢复计划的主管Washington Wacho Tapia说道。

恢复平塔岛陆龟和弗雷阿纳岛陆龟需要时间,可能需要200-300年。不过我确信有足够的野生陆龟和圈养陆龟可以完成这个任务,他说道。

被抛弃的生物

500万年前,太平洋中的一个地质热点向上隆起形成了加拉帕戈斯群岛,岛上除了一些从别处游来、漂来或者飞来的生物,至今仍保持着原始和荒凉的自然景观。

巨型陆龟至少在100万年前就来到了加拉帕戈斯群岛,它们逐渐占据了其中一些较大的岛屿,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适应了岛上不同的环境。一些巨型陆龟被称为圆顶巨龟,生活在大型岛屿潮湿、林木繁茂的高地,以非禾本草本植物和草类为食;另一些巨型陆龟被称为鞍背巨龟,生活在低海拔的干燥岛屿上,其龟壳的前部凸出出来,可帮助其够到仙人掌的叶片。

1835年,查尔斯达尔文访问加拉帕戈斯群岛的时候,在干燥的活火山上,成千上万只巨型陆龟在多刺的灌木丛和仙人掌中自由爬行。然而,海盗和19世纪的捕鲸者猎杀了大量巨型陆龟;早期殖民者引入的山羊、老鼠及其它入侵物种则继续危害着它们的生存。

据估计,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巨型陆龟最初多达20万只,如今只剩下不足10%。孤独乔治的死标志着岛上15种巨型陆龟中第四种的灭绝。

200年前,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见闻的启发下,达尔文提出了进化论,时至今日这里仍吸引着研究自然选择和物种多样性的科学家们。物种衰落通常是渐进式的,而且是不可见的,即便是人类已经很了解该物种。尽管巨型陆龟是加拉帕戈斯群岛特色的物种,其数量却一直在下降,直到上世纪60年代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和达尔文研究站开始关注恢复最濒危巨型陆龟的工作。

上世纪90年代,本次考察活动的组织者James Gibbs开始对巨型陆龟产生兴趣,动物研究中这才开始使用现代分子遗传学技术。那时他已经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生态系统中工作了10年,主要研究鸟类。一想到还有更多的巨型陆龟可能消失,他惊骇不已。

你可以选择被物种灭绝吓得失去勇气,也可以选择继续工作,Gibbs说道。现在他是纽约州立大学的保护生物学教授和加拉帕戈斯群岛保护组织的科学合作伙伴。

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异类

在十多年前一个科学之谜的鼓舞下,Gibbs等人发起了对沃尔夫火山的考察活动。

在上个月的考察活动中,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的管理员和科学家们发现了32只脖子周围的壳向外扩展的巨型陆龟,这是现已灭绝的平塔岛陆龟和弗雷阿纳岛陆龟的典型特征。

Gibbs曾与进化遗传学家Adalgisa Gisella Caccone分享了自己对巨型陆龟的兴趣,后者在耶鲁大学管理着一个保护遗传学实验室。1994年,Adalgisa Gisella Caccone与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管理处展开合作,对加拉帕戈斯巨型陆龟的遗传物质进行了系统性调查。

身为进化生物学家,我们觉得在达尔文自然选择学说诞生的地方研究一个物种是如何进化的会很有趣。我们并未意识到自己正为巨型陆龟的复活制定着蓝图,Gibbs说道。

公园管理员和科学家们首先采集了巨型陆龟的血液样本,然后将其交给Caccone。Caccone对来自沃尔夫火山的样本分析后感到很困惑。这些巨型陆龟拥有的某些遗传物质与生活在那的陆龟物种并不匹配。

这个地方有些奇怪,Caccone说道。因为怀疑自己弄错了,她又分析了一次,结果再次发现不属于沃尔夫火山本地陆龟的遗传物质。于是她转向博物馆的标本,仔细重建了已灭绝物种平塔岛陆龟和弗雷阿纳岛陆龟的基因档案。令她吃惊的是,之前那些不明身份的遗传物质与这两种陆龟匹配!

这一反常现象促使两位生物学家转向19世纪水手留下的模糊不清的航海日志寻找答案。为了保证离开加拉帕戈斯群岛后还能继续生存,无论是捕鲸者还是海军上将通常都会在船上装满陆龟作为漫漫旅途中的食物。当他们进入沃尔夫火山附近的海域后,有时候不得不通过扔掉船上的陆龟来减轻重量。Caccone讲述了其中一段对沃尔夫火山附近海域的描写海水中有数百只海龟在吐着气泡。

那些成功进入干燥陆地的海龟就是令Caccone困惑不已的巨型陆龟的祖先。

在沃尔夫火山,这个加拉帕戈斯群岛最偏僻的角落,两种已灭绝陆龟的遗传物质最终还是保留了下来,而这些遗传物质可能帮助科学家复原已灭绝陆龟的近亲物种。

荆棘丛生,弯刀开路

为了寻找拥有这一遗传潜力的陆龟,研究者从海平面一直搜寻到海拔1100米的高地,穿越布满火山岩浆的不稳定区域,如果身体的任何部位不幸接触岩浆都将面临皮肉之苦。

11月18日,来自10个国家的57人小组正式启程,对沃尔夫火山西侧的52平方公里区域展开了分别搜索,而今年5月沃尔夫火山刚喷发过。他们必须冲破多刺的仙人掌的阻挠,在高海拔地区还遭遇了茂盛的蕨类和葡萄藤,如果没有弯刀开路几乎无法通行。

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的管理员、科学家以及兽医们还遇到过扁虱、黄蜂和火蚁。有些人每天都要来回穿越赤道,有些人每天要爬上爬下近500米。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寻找脖子周围的壳向外扩展的陆龟,就像平塔岛陆龟和弗雷阿纳岛陆龟一样。

Gibbs体型瘦长,步伐相当于一只巨型陆龟的长度,他警告团队成员要小心,不要掉入陆鬣蜥的洞穴中,其洞穴可以将人一直埋到膝盖的位置。它们要用3个月时间才能挖一个洞穴,他说道。

陆龟可以在熔岩上行走,不过它们更喜欢平整的地面。如果人不喜欢,它们也不喜欢,Gibbs一边说话,一边领着一个小组探索一片被红树林覆盖的海湾地区。陆龟的壳非常坚硬,因此毫不畏惧多刺的灌木丛;它们的脚很大,能够在松散的火山熔岩上自由爬行。

在8天的探索中,搜查者们共遇到1300多只巨型陆龟,对其中的100只抽取了血液样本。

下一步工作

通过对血液样本进行遗传检测,研究者可以确定如何将这些陆龟尽可能的复原到期初始状态,Gibbs说道。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的官员们正在等待科学家们关于启动一个繁育项目的建议。

在孵化期间,陆龟饲养员们将会操控陆龟蛋的温度,使其能够按照雌雄比2:1的比例孵化幼龟。低温能抑制雌性荷尔蒙,高温则增加雌性荷尔蒙,因此一个怪异的爬虫学家将这一规律记为高温雌龟,低温雄龟。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两种陆龟的后代创造尽可能多的基因多样性,Tapia说道。

科学家们还会将复原的平塔岛陆龟和弗雷阿纳岛陆龟放还到其祖先生活过的岛屿。作为生态系统工程师,这些陆龟对重建人类来此之前的生态系统至关重要:这些陆龟灭绝之后,有些岛屿已经严重退化。陆龟能将仙人掌和其它本地植物的种子散播出去,为其他生物在稠密的植物中创造空间。

孤独乔治的人工繁殖近亲也将重返平塔岛,自1972年以来岛上就再也没有其物种的身影。弗雷阿纳岛上再次出现弗雷阿纳岛陆龟的近亲也将是150年来的。

装满巨型陆龟的轮船

自H-2登上公园管理处的轮船后,几乎每天下午都有巨型陆龟被送到这:有时一张吊货网中装着3只雌龟,有时候则只有一只雄龟。通常情况下,赛拉涅哥拉号轮船的夹板上都装满了躲在大量救生船和货物之间的鞍背陆龟。科学家们为陆龟植入传感器以确认其身份,同时为它们治疗寄生虫,这也是公园严格检疫程序的一部分。

弗雷阿纳岛陆龟的未来充满希望:Gibbs一共找到5只极其珍贵和15只很有复原该物种潜能的巨型陆龟。复原弗雷阿纳岛陆龟的前景充满光明,他说道。

孤独乔治所属物种的未来则不那么确定。本次考察共捕获有复原平塔岛陆龟潜能的雌性和雄性陆龟各一只,其它捕获陆龟所含的遗传物质对于复原其原始物种来说只停留在有希望的水平上,对于一个繁育项目来说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这是一个风险大的赌注,然而Caccone说道。

Caccone站在赛拉涅哥拉号轮船甲板上的临时实验室中凝望着沃尔夫火山隐隐约约的轮廓,她估计至少有8000只巨型陆龟生活在对面的火山上。

我们知道它们就在那里许许多多平塔岛陆龟的杂种后代。或许孤独乔治的第一代表亲就在它们其中,Caccone说道。

哪怕是再耗费200年,只要能将它们复原,所有付出的时间和努力都是值得的,她说道。

在孤独乔治度过晚年的公园总部附近,从沃尔夫火山捕获的32只巨型陆龟中的一些将会生活在它生活过的围栏中。

沃尔夫火山位于加拉帕戈斯群岛的西部角,是成千上万只巨型陆龟的家园,其祖先是现已灭绝的平塔岛陆龟和弗雷阿纳岛陆龟。

在本次考察中,科学家和公园管理员收集的包括用于遗传分析的血液样本数据可能会有助于一个人工繁育计划。

科学家将从沃尔夫火山捕获的巨型陆龟依据性别放在不同的围栏中饲养。对血液样本进行分析后,公园管理者计划通过人工繁育增强其基因多样性。

一只名为H-2的巨型陆龟的祖先曾经生活在弗雷阿纳岛上。本次沃尔夫火山考察耗时10天,共捕获32只巨型陆龟,H-2是第一只。

所有从沃尔夫火山捕获的杂种巨型陆龟都在围栏中进行了隔离检疫。科学家将对巨型陆龟的粪便进行分析,以阻止入侵植物和病原体的传播。

一架直升机将捕获的巨型陆龟从沃尔夫火山运往一艘船,这艘穿会把巨型陆龟运到圣克鲁斯岛。然后,直升机会再次将巨型陆龟运送到一个繁育中心。

北京奥美服装有限公司

出国新西兰

电动车防滑链

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