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律师称重庆无人敢接案子致任建宇起诉超期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53:10 阅读: 来源:液压油滤芯厂家

律师称重庆无人敢接案子致任建宇起诉超期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对于法院的裁决结果,任建宇很失望。本报记者徐晓帆摄

原标题:起诉超期任建宇诉讼请求被驳

◎重庆市三中院认为其起诉超过法定期限对劳教委自行纠错表示认可

◎法院同时认为公权机关面对公民的过激不当言论应当给予合理宽容

本报讯昨天下午,重庆市三中院对彭水县大学生村官任建宇因转发微博、发帖被劳教而提起行政诉讼一案作出宣判。法院认为任建宇的起诉超过法定期限,因此裁定驳回其诉讼请求。前天,重庆市劳教委以处理不当为由,撤销了对任建宇的劳动教养决定。法院对重庆市劳教委的自行纠错行为表示认可。

大学生村官被劳教

今年25岁的任建宇是重庆江津人,2009年7月大学毕业后被选派至彭水县担任大学生村官。去年9月23日,重庆市劳教委认为任建宇通过互联网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对其作出劳动教养二年的决定。

今年8月15日,任建宇的父亲任世六以任建宇的名义向重庆市三中院提起行政诉讼。在重庆市劳教委撤销了对任建宇的劳动教养决定后,任建宇未撤回起诉。

法院认定起诉超期

重庆市三中院认为,任何公权力的行使都须依法、审慎,尤其是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严厉处分措施时,应遵循目的与手段相适应的原则,即使面对公民的过激不当言论,公权机关也应给予合理宽容。凡实体、程序存在违法的行政行为都应予以纠正。法院同时认为,任建宇的起诉超过法定起诉期限,因此裁定驳回其起诉。

法院认为,任建宇在劳动教养期间虽然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但其会见、通信、通电话的权利得到保障,任建宇在此期间亦曾委托其父及其女友代为提起诉讼或申请行政复议,应当认定任建宇在被限制人身自由期间能够提起诉讼,其主张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时间均不应计入起诉期间的诉讼理由不成立。任建宇2011年9月24日签收重庆市劳教委作出的渝劳教审(2011)字第3954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后,于2012年8月15日向法院提起的诉讼,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据此,法院作出上述裁定。

律师表示继续上诉

对于这一结果,任建宇表示失望。他的代理律师浦志强表示,他们将提起上诉。浦志强说,法院和被告声称任建宇在劳动教养期间的会见、通信、通电话的权利未受限制,但他们并没有对任建宇的诉讼权利是否受限进行调查,“实际情况是,在当时特定的情况下,重庆本地根本没有律师敢接这个案子,这导致任建宇迟迟无法提起诉讼”。

□对话

我只想维护自己说话的权利

事发直到关进看守所我都觉得不会有事

京华时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热点事件?

任建宇:去年4月,我加入了一个QQ群,群里经常讨论热点事件,我参与讨论的第一件就是钱云会事件。慢慢地,我开始转发一些网友的微博。在QQ空间里,我也会转发一些热点事件的图片,然后摘抄一些网上的评论,其实除了标题其他内容都不是我的。

京华时报:你没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问题?

任建宇: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很普通的一员,因为大家都在发,都在转。我当时甚至还劝别人,不要发过激的言论。2011年8月17日警察把我带走,后来把我关进看守所,我都觉得自己不会有事。所以我在看守所坚持不剪头发,但结果失望了。

京华时报:得知被劳教的消息是什么反应?

任建宇:完了,这辈子完了!我跟女朋友原本计划好一起考公务员回老家,书都买好了。

京华时报:害怕吗?

任建宇:怕。我以前连劳教是什么都不知道,只在网上看到过这个词。在去劳教所的路上,我问警察,里面是不是经常打人。警察说现在不打人。

京华时报:在里面主要做些什么?

任建宇:我刚进去是在整训队,每天上午训练,跑步,站军姿,打报告,让你懂规矩。下午出工,都是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活儿。当时做得很不开心,我跟女朋友说,这样做两年,我整个人可能就废了。

劳教女友说我随时求婚她都回答Yes

京华时报:你在里面一年多瘦了40斤,是吃得不好,还是精神压力太大?

任建宇:主要是精神上压力太大。伙食还不错,早上吃馒头,两天一个鸡蛋。午饭是两天一顿肉,没肉的时候一个素菜一个汤。但心里太苦闷了,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天天想家里人,想女朋友。

京华时报:有没有别的缓解情绪的办法?

任建宇:给女朋友写信倾诉。在里面每天晚上7点看新闻联播,然后集体唱红歌,我一般都不会唱,就浑水摸鱼,不出声。晚上8点以后基本上没事了,我就给女朋友写信,每天有说不完的话,一直写到晚上9点多熄灯。

京华时报:女友和家人给了你坚持下去的力量?

任建宇:是的,刚进去那会儿很绝望,但每次看到他们,我就觉得对不起他们,让他们跟着受了很多委屈,所以我要坚强。我每个月可以和女朋友见两次面,每次20分钟。按规定一个月可以打两次电话,但我会超过这个数字,管理人员对我不错,都会同意。女朋友每次都会鼓励我,她写信告诉我,不管什么时候我跟她说“我们结婚吧”,她的答案永远是“Yes,Ido!”

京华时报:和劳教所里的人相处得怎么样?

任建宇:刚进去的时候我精神压力很大,基本不怎么说话。后来慢慢跟他们混熟了,晚上在一起吹牛的时候我也会说一些自己的想法,比如民主,比如怎样制约权力之类的。

京华时报:在里面能读书吗?

任建宇:刚开始读带进去的《读者》杂志,后来觉得没意思。女朋友给我带了《百年孤独》,我每天看几页,现在已经快看完了。

起诉律师介入迎来转机

京华时报:你是什么时候想到起诉的?

任建宇:进去之后就有这个想法,父亲帮我找了很多律师,但是本地律师都不愿意蹚这个浑水。我觉得没什么希望了,就想着好好表现,争取加分减刑。在里面工作突出会加分,到现在我总共加了196分,相当于可以减19天,算是很不错的了。

京华时报:事情在什么时候出现了转机?

任建宇:方洪胜诉之后。方洪跟我的情况是一样的,他也是在网上发帖被劳教。今年4月24日,方洪离开劳教所,5月份上诉,6月29日胜诉。在劳教所他住我隔壁,当时他说“出去后一定救你”。后来正是在他的帮助下,我父亲才联系到浦志强律师,事情才有了转机。

京华时报:提起诉讼之后,有关部门跟你谈条件说只要你撤诉,就会放你出来,为什么没答应?

任建宇:我曾经很纠结,因为家里人为我背负了太大的压力。有时想想,答应算了。但我又想,如果重庆再搞一个这样的运动,谁来保障我的权利?我不想留下一个尾巴。

京华时报:家里人好像也不希望你妥协?

任建宇:对,父亲和女友都希望我有个清白之身。

获释他们问我是否知错

京华时报:踏出看守所的第一步,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任建宇:欣喜吧。我没有回头望一眼,因为人家说不能回头。父亲很惊讶,还以为我撤诉了。

京华时报:现在自由了,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任建宇:不知道,重庆这一块地肯定难以立足了,他们曾和我谈话,说不要为了推翻劳教制度而牺牲自己的前途和利益,我虽然很担心,但我必须坚持。

京华时报:对自己的行为有过后悔吗?

任建宇:我从来没有感到过后悔,我只是想维护自己说话的权利,我心里的矛盾主要是觉得愧对家人和女朋友。在放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问我,认识到错误了吗?我说我没有做错。他们反问我,这样还不叫错啊?我说我解释过了,不想多说。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苏晓明

昆明有害气体检测仪

海南流水工艺

广东线槽板

海南上料小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