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陈宏创业板推出非常有必要

发布时间:2021-01-20 07:16:30 阅读: 来源:液压油滤芯厂家

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陈宏

博鳌论坛于4月17到19日在海南博鳌举行。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兼执行长陈宏表示,本次博鳌论坛应致力于促进亚洲在国际货币各方面话语权的增加。

陈宏表示,整个亚洲在这次金融危机之中,对全球GDP的增长可能会起到正向的作用,本次博鳌论坛应致力于促进亚洲在国际货币各方面话语权的增加。此外,贸易保护给很多国家的经济带来了伤害,亚洲很多企业以出口型为导向,持有大量的美元货币,建议亚洲企业互相的进出口时,不要设置壁垒,因为这个时候更需要亚洲国家互相进行贸易出口。

此外,陈宏还认为还对拟定不久推出的创业板发表了看法。他认为,创业板的推出是非常有必要的。它的意义在于创业板的推出开启了一个给中小企业融资的渠道,在这背后可能有十倍多的钱会以风险投资各种各样的方式投在中小企业里边,而这样的企业会上市。中小企业的出台会促进中国境内的风险投资。“激发以人民币基金为主的投资热情,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以下是采访实录。

记者:本届博鳌论坛的主题是关于经济危机与亚洲的挑战和展望,您认为亚洲应该在此次的危机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其中中国扮演的角色是不是格外重要?

陈宏 :我觉得整个亚洲来讲,在这次金融危机之中,可能第一个我们希望能起到一个在整个GDP,在全球下降的时候,在整个GDP增长的过程中间我觉得应该稍微要正向一点,比如给社会整个经济增添一点力量,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觉得整个亚洲应该在整个国际货币各方面的话语权应该稍微增加一点,也就是亚洲很多企业以出口型为导向,持有大量的美元货币,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整个亚洲方面,亚洲的企业之间可能互相的进出口,不要设置壁垒,中国、印度之间的贸易摩擦尽量减少,因为这个时候更需要亚洲国家互相进行贸易出口,我觉得这个可能蛮重要的。

对于中国来讲,我觉得中国在整个这次金融危机之中,整体上来讲虽然受到了影响,但是相比别的国家影响还是比较小一点的,最重要的一点,在很多国家财政上特别吃紧的时候中国有大量的现金,特别是银行的存款,我觉得这时候可能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变的更加重要一些。

中国最近有一系列的政策实际上是我们过去几个月一直在讲的,我觉得这是蛮欣慰的,就是过去我们知道在各个研讨会上经常会提到,说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一定要提高内部消费,也就是外向型经济它有它的缺点,内向型消费你一定要使的大家花钱,中国目前来说大家的存款率是非常非常之高的,我们银行的存款率是整个GDP的1.8倍左右,除此之外银行有26%的钱没贷出去,趴在账上,银行当然不希望,为什么大家不把这个钱花出去呢?道理很简单,就是说没有社会医疗保障,大家有钱也不敢花,刚刚出台的医疗体制改革实际上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我觉得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也出台的非常及时。

第二个,我觉得我们比较看好的就是说创业板,这个大家已经谈了十年了,这个其实出台以后它实际上不只是一个有多少家企业拿不拿到钱的问题,但是第一个,它开启了一个给中小企业融资的渠道,第二点,在这背后可能有十倍多的钱会以风险投资各种各样的方式投在中小企业里边,这样的企业会上市,他可以退出,就是所有的企业都会上市,但是它有这样一个信心,所以他就放大很多倍。从这方面来讲,中小企业的出台会促进中国境内的风险投资,就是以人民币基金为主要的投资热情,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这两项来讲,医疗体制改革加上中小板的出现,都不是把几万亿花在基础设施上,基础设施上投多以后会产生产能过剩,但是另一方面来讲,基本上投来了就会产生将来的需求,我觉得这点也是蛮重要的。

记者:您此前的时候曾经提过,用发展母基金来带动人民币基金的发展和投资,您认为现在的人民币基金还处在一个发展的初级阶段,您再详细地介绍一下您这方面的看法。

陈宏 :是这样的,从中国来讲,因为各种各样的制度,母基金制度它们已经非常成熟了,很多国家大型的这种社保、大学等等,各个大的公司就把他们的很多钱交给一些专业公司进行投资。中国来讲以人民币基金为方式的话,大家都在讲整个中国的LP的环境不是特别好,主要体现在下面几个:

第一个,真正你所听到的愿意投人民币基金的LP,讲起来大型的也就是社保了,但一个基金要成立起来不是一个人投完以后就可以了,是大家都要投,一个人要投10%左右,那九家在哪儿?目前来讲很多风险投资只能选择几个渠道,一个渠道寻求政府,政府要没有就找社保,第二个找银行,国有企业不太会给外边的风险投资公司干,他可能会直投,他不愿意把钱给别人去管,紧接着就是民营企业,很多民营企业都是自己创业起来的新兴企业,他自己可以管理,为什么要把钱交给别人管?这种情况之下就导致了一般以美国方面为主要的投资环境,LP合伙人制度不那么健全,很多政府引导基金,引导完以后先投入一部分是可以的,后续的基金就很难拢到,没有想像的那么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主导人投了钱可以,只是以被动方式进来,而非主导投资的这些人非常非常少。

这时候我觉得国家应该出一些比较的政策,国家做一些LP,这个LP本身就是去把钱像社保一样,除了社保以外还有另外一个什么社保一、社保二、社保三、社保四,就等于这样的企业,他允许银行把一部分资产拿出来作为子母风险投资的话,如果国家这样的政策宽容的话,其实对很多人民币基金融资起来是非常非常好的,这也可能是我们希望能推进国家能考虑的一个问题,其实需要的钱也不是那么多,很多钱投向中小企业了,一百个亿人民币的钱加在一起就十个团队了,十个基金了,这样就会产生很多就业机会,比如我们先在北京投下去,紧接着就产生两百个就业机会,这个事是我觉得可能国家应该考虑的事。

记者:除了刚才咱们谈到的那些,您这次参加博鳌论坛的那一场的主题是什么,除了刚才我们谈过的,能不能再介绍一下您还有哪些主要观点将在博鳌论坛上发表?

陈宏 :我觉得博鳌论坛除了刚才讲的,我可能讲的就是这些了,我们主要还是比较关注于金融危机,中国企业的融资环境,从这个方面来谈比较多一点。

记者:您认为金融危机之下,国内兴起不久的PE、VC行业的发展将走向何方?

陈宏 :我觉得过去的几年之中VCP发展是非常非常快的,很多风险投资公司成长的特别快,在这个环境之中这些企业他们,因为这个行业应该是比较有经验来投资的,投资快的时候就有两极分化逐渐会产生,投资好的公司VC会做的越来越好,有一些特别猛的,投资的时候很幸运拿到一些钱,最热点的时候,可能投资完了以后影响比较大一点,我觉得风险投资行业整体上来讲趋势会向这样发展。

但是最大的一个变化可能是中国国力的民营,或者是中国大陆人民币基金产生的崛起,我觉得这是一些新生力量,我觉得会有一批新的面孔以人民币的方式来体现,如果以人民币基金为主导的基金进行竞争的时候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因为外资投到中国的企业里边有各种各样条条框框的限制,除了审批,而人民币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把钱打到公司账上,这个对很多企业是非常欢迎的。所以我个人认为可能将来除非说中国政府,我们政府说美金、人民币一视同仁,不分了,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时候,我认为将来各种各样的基金都是以人民币基金为主流方式。

记者:您认为这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

陈宏 :对,如果一些投资者尝到甜头的话,假如我是一个社保,以前我5%的基金可能放在私募股权投资里面,如果我这个行业做的非常好,我就可能加成10%了,我觉得再加上中国整个对这个专业了解以后,管理人员管理的钱多了以后,我觉得从技术方面来讲这个行业会发展比较快。所以整体来讲,中国的私募股权还是属于比较年轻的阶段。

记者:未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陈宏 :对。

记者:好的,谢谢你陈总。

仙子奇踪腾讯版

三国志风云再起街机版

乱舞之刃破解版

方舟指令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