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压油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油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宁肯从杂志投稿到网络成名

发布时间:2020-06-30 17:26:40 阅读: 来源:液压油滤芯厂家

名家简介

FAMOUS INTRODUCTION

宁肯

宁肯,当代最具探索意识的作家之一。1959年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在西藏生活多年,现任《十月》杂志主编。

2001年《蒙面之城》出版,轰动文坛,畅销一时,并荣获老舍文学奖、《当代》文学拉力赛总冠军、全球中文网最佳小说奖、美国纽曼华语文学提名。此后十多年,相继出版了《沉默之门》、《环形山》、《天·藏》三部长篇,每部长篇都深受好评。《沉默之门》获得红楼梦文学奖、鼎均文学奖等多项大奖提名。《环形山》因其独特的风格,被评论界认为是“一部为中国文学增加异质的小说”。《天·藏》再次获得老舍文学奖、首届施耐庵文学奖、茅盾文学奖提名,被认为是一部无论形式内容都“可以反哺欧洲的小说”。

名家访谈

FAMOUS INTERRVIEW

从蒲松龄到希区柯克

和很多放纵文字、不求甚解的当代作家相比,宁肯采用的是一种富有灵性的考究笔法。他的小说能够引导读者的视线,陷入一个又一个谜团,在悬念迭起、疑惑重重的故事中,踏上一次“揭秘”之旅。这样的宁肯,究竟是如何“炼成”的呢?

影视作品的情节优势

学者型的作家常常会说:我不看电视,宁愿读书。而宁肯则坦诚自己对影视文化的重视,他说:我非常爱看悬疑、侦探甚至恐怖题材的影视作品,可以说,影视手法在这种以情节取胜的作品中有很大优势。

在宁肯的成长过程中,他曾经是懵懂的“文学青年”。 因为在学校受到老师和朋友的影响,专程找到伏契尼的《牛虻》来读。“一开始怎么也读不进去,不习惯那种缓慢的、描写的开头方式,因为习惯了中国小说开门见山讲故事的方法。但后来读进去才发现,《牛虻》那样的小说更有一种真实感。”他读过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却没有细读过《大侦探福尔摩斯》,反而倒是认认真真地看了和福尔摩斯有关的各种影视作品。“我非常喜欢阿瑟·柯南·道尔、克里斯蒂、希区柯克,当然还有蒲松龄。推崇蒲松龄,是因为看过他的《聊斋志异》,其他人的作品都是依靠电影"补课",确实没看过书。福尔摩斯的系列故事是基本的悬疑类型,到了希区柯克那里有了很大的变化,他加入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把作品的精神性提高了一大步,使他的作品与类型化作品区别开来。又好看,又精神化,这种创作方法一直对我有启示。但我觉得还不够,还应该中国化,即把蒲松龄的写作感觉加入进来。蒲松龄写志怪故事和恐怖场景都很有心得,具有现实性。如果再进一步,我觉得还应该把卡夫卡的荒诞感加进来,这样就成为一个精神背景与文化血缘非常复杂的复合体,我希望在《环形山》中写出这种复合的味道。”

分享投稿成功的心得

和其他同行相比,宁肯已经拿过太多太多的奖项了。然而很难有人相信,这样一位作家也是从默默无闻的投稿人起步的。“《蒙面之城》问世前,我有过多年投稿经历,这本书我就给过好几家杂志,都没有被编辑看中。后来放到网上,大受欢迎,我投稿的杂志又找到我要求发表。所以现在投稿有多种方式,东方不亮西方亮,有了网络了比过去好多了,有好作品不会被埋没。”

如今,他偶尔也会通过网络分享自己的创作,却很少阅读网络文学作品了。“上网主要读新闻和言论,文学作品一般不看。现在一部网络作品动不动百万字,写手一天写一两万字,读者都是一页一页的看,在我看来这已不是文学。”他把主要经历放在工作中,在审阅《十月》的读者来稿时,他感觉到应该和文学爱好者分享如何才能投稿成功的心得:

“我每天都要看普通读者来稿,引我注意的,一般有两点:一是语言,我特别看重小说语言,一部小说用了好的语言,才会吸引我看下去,作者的文字功力也会反映到语言上。好的作者会有自己的语言特点、语言温度、语言习惯。另一点是小说的开头非常重要,是不是新颖,是不是很快能把我带入,都决定能否获得编辑认可。这两点是我最初看稿子非常看重的,之后才是故事、人物等等。”

走进书架

WALKED INTO THE LIBRARY

当文化遇到文化

虽然对悬疑题材有着浓厚的兴趣,但是宁肯的书架上并没有充斥着此类题材的小说。相对而言,他似乎对传统、经典的文学作品更感兴趣。身兼作家和编辑的双重身份,让他的阅读更加广泛,摆在架上的图书也不尽然是自己购买或借阅的,似乎赠书的比例也甚为可观。他常常说并不适应自己的工作,反而写作是他更为理想的生活状态。其实,单纯为了兴趣的阅读,可能才是宁肯生活中最大的乐趣。

在宁肯的书架上,封面光彩四射的新书并不占据主导地位,反而是“相貌平凡”的平装书更多一些。《灿烂涅磐柯特·科本的一生》、《罗伯·格里耶作品选集》、《现代艺术的意义》等图书都陈列架上,展现出宁肯对外国文化的浓厚兴趣。事实上,他的创作也始终致力于在东西方文化之间,找到一个完美的结合点。让西方的文学创作技法为本土小说所用,让读者享受别样的阅读快感。

除了图书,还有一些颇有藏文化风情的器物陈列在书架上。这些简单的符号,其实代表着宁肯在西藏所经历的漫长考察历程。不同的民族文化带给他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触动,而这种触动直到“20年之后”才成为他创作的动力。和很多从西藏归来就匆匆忙忙投入创作的幸运儿不同,宁肯对另一种文化的回味更长久,也更透彻。

他曾经在散文中这样记录自己体会到的心灵冲击:“白色的寺院群依山而建,像一艘客轮泊在山坳里,远远看去有着无数整齐的蜂窝一样的窗洞,窗洞仿佛自山体开凿而出,又象白垩纪留下的冰川残片。无法断定它的年代,也无法知道那里有着多少双智慧、苍老、永恒的眼睛。时间在这里无迹可寻,视觉上更是应接不暇、扑朔迷离,无论从哪个角度把握都是不可能的。没有出口,但似乎又到处都是出口,而每个出口又都是事实上的入口。阳光打开或关闭,随时都可能出现一个隐秘的院落,一个重檐之下的天井。昏暗的天井中一束或几束阳光打在廊檐下,就有水从岩石里渗出,但淙淙的水声并非来自于此,可能是上面。上面,一线水槽在阴影和阳光中贴檐而走,但水声是因更上一层的垂落而产生的。不,那又是另一种声音了。有时会感觉到风,如果感觉不到,很可能你突然面对了一处高墙,一扇紧闭的大门。这不是出口,但很可能是真正的出口。”这样的风格是否让你感觉熟悉?就像是在阅读宁肯小说时,那种冲击心灵的文字风格。

怎样减肥最有效

印度双效希爱力

比较有效的减肥产品